王室内斗?沙特国王弟弟与前王储因涉嫌叛国罪被捕

据塔斯社3月7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沙特政府3月6日拘捕了该国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和艾哈迈德亲王,他们以涉嫌叛国罪被逮捕。

据报道,沙特皇家法院卫队于3月6日早上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面罩冲进两名嫌犯家中,将他们二人拘捕,并进行了搜查。据消息人士称,被拘留者可能面临无期徒刑或被处决。而关于他们犯罪的其他信息并没有披露出来。

据报道,被拘留的两名王室成员分别是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的弟弟艾哈迈德·本·阿卜杜勒亲王,以及他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前王储)。据报道,艾哈迈德亲王本人能力突出,之前一直被认为是沙特王储的有力竞争者,但最终还是被挤出了竞争行列。2015年穆罕默德?本?纳伊夫被正式任命为王储,2017年沙特现任国王罢免其王储职位,并让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接任。

对此,有人怀疑称,这一事件是沙特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企图在84岁国王死亡或退位的情况下清除通往王位道路上的障碍。

2017年11月开始,由现任王储领导的沙特反腐败最高委员会将十几名王室成员、数十名高级官员和商界知名人士囚禁在利雅得丽思卡尔顿酒店,指控他们犯有某些罪行。根据王储的说法,95%的被告同意达成协议,将其部分资产上交给沙特政府以弥补他们对国家利益造成的损害。

【编译】李杰伦

回顾

沙特王室“宫斗”,“斗而不破”

据媒体报道,沙特国王萨勒曼在2017年11月4日发布国王敕令,成立了以穆罕默德王储为领导人的“腐败案件最高调查委员会”。旋即,“腐败案件最高调查委员会”便以涉嫌贪污腐化、危害国家利益为名逮捕超过200人,其中11名沙特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11名前任大臣。同时沙特最高反腐委员会的行动料将不会到此结束,“未来将有更多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

此次“旋风式”反腐风暴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影响之巨,在沙特、中东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前所未闻。面对此次巨变,外界对沙特此次反腐目的尚不明晰,沙特反腐风暴的目的是夺权?是政变?还是改革?各种评论和观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沙特王室权斗说”成为最流行的观点,即沙特此次“旋风式”反腐风暴,是年轻的穆罕默德王储顺利继承王位扫清障碍,是沙特王室内部“宫斗大戏”再次上演。

尽管对于上述观点是否正确,目前还难以有明晰的结论,但是这从侧面反映了沙特王室稳定对沙特政治稳定的极端重要性、沙特王室内部王位斗争的复杂性和沙特王位继承和沙特王室稳定的高度不确定性。回顾沙特王位继承制度和沙特王室内部斗争史,有益于更加客观、理性看待此次反腐斗争。

沙特国王室稳定事关沙特政治稳定

回顾沙特历史,沙特王位继承的稳定与否,事关沙特国家兴衰。

在第一沙特王国时期(1744至1818年),沙特王室能够妥善处理国王继承问题,沙特王室团结一致,积极扩张,最终从一个立足于纳季德德拉伊耶的小酋长国成长为占据大部分阿拉伯半岛的逊尼派大国。

在第二沙特王国(1824至1891年),虽然沙特王室再次复国,但是沙特王室没有妥善处理国王继承问题,沙特王室内部诸多王子争权夺利,导致内战连绵。这致使沙特王室既不能恢复第一沙特王国的辉煌,也招致周围强敌屡屡侵袭。1891年,沙特王室最终国破家亡,流亡科威克。

在第三沙特王国,沙特是沙特王室通过武力征服而形成的现代国家,政权始终掌握在以沙特国王为核心的沙特王室手中。作为沙特王室的族长,沙特国王被称为“国家权力的总揽者”,掌握着广泛的政治权力。

第一,沙特国王是沙特国家元首,对内有公布国家法律、发布国王命令、任免高级官员、宣布大赦等权力,对外对外代表国家,有接受外国驻沙特大使的国书、对外宣战媾和及订立条约等权力。

第二,沙特直接担任作为沙特的立法机构和行政机构的大臣会议首相。首先,沙特国王享有成立或改组内阁、直接任命和罢免副首相、各部大臣和国务大臣的权力,领导和主持大臣会议日常工作。其次,沙特国王大臣会议的决议只有得到国王的签字,并以国王敕令的形式发布后,才能正式成为国家的正式法律。国王可以拒绝大臣会议的决议,并将大臣会议的决议退回大臣会议重新讨论和修改。沙特国王可以越过大臣会议,以沙特国王命令的形式发布国家法令、国家重要决定。再次,沙特国王直接任命沙特各省的省长“埃米尔”,省级以下地方主政官员由沙特内政部征得国王同意后任命。

第三,政治协商的委员主要由国王挑选、任命。政治协商会议作为沙特政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审议国家的发展规划、财政预算等事项。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首先向沙特国王提交,然后由沙特国王向大臣会议提交动议。

第四,在司法领域,沙特国王总揽司法权,根据2007年的《司法制度及执行办法》和《申诉制度及执行办法》,沙特成立了最高法院以及商业、劳动、行政等专业法庭,并成立申诉法庭独立运作,直接向国王负责。

第五,在军事国防领域,沙特国王编订军制,统帅陆海军,领导国民卫队。第六,在宗教领域,沙特国王自1792年以来兼任沙特伊斯兰教长。沙特国王组建沙特最高伊斯兰委员会,并任命沙特最高伊斯兰委员会成员。

上述可知,以沙特国王为核心的沙特王室是掌握沙特政治、经济和宗教的中枢神经,王室的动向就是沙特国家形势的动向。鉴于沙特国王在沙特的政治生活中既处于统治性地位,也处于风暴的风口,沙特国王能否顺利继承事关沙特政治稳定。

沙特王室围绕王位继承的斗争源远流长

政治权力具有重要性、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作为沙特最高权力的持有者,沙特国王成为沙特王室内部诸多王子竞争的目标。在沙特统一之前,沙特开国元勋伊本·沙特的王位就遭到沙特王室其他成员的挑战。在1922年至1934年间,伊本·沙特的兄弟默罕穆德就曾经公开挑战过伊本·沙特的权力,并把其儿子哈立德推上竞争统治权的位置。1933年,默罕穆德还反对伊本·沙特立长子沙特为王储,并拒绝向国王效忠。最终伊本·沙特把自己的兄弟和外甥侄子都降职到权力的边缘地带,从而战胜其他竞争者。

1932年9月22日,沙特阿拉伯正式宣布统一。沙特王位继承问题是伊本·沙特必须解决的问题。尽管伊本·沙特吸取第二沙特王国失败的教训,确立了以“兄终弟继”为原则的国王继承顺序,但是在“兄终弟及”原则下,沙特王室内部围绕国王继承问题的斗争始终存在,难以解决。

沙特王室内部争夺王位继承的博弈首先发生于1958年至1962年。1953年,伊本·沙特去世,伊本·沙特的在世的长子沙特继承王位,沙特国王的三弟费萨尔被立为储君,但两兄弟间难以调和的矛盾日益激化和公开化。1958年3月,以费萨尔亲王为首的王室诸多亲王联合起来逼宫,迫使沙特国王自己出国养病修养,任命费萨尔兼任首相,全权理政。1964年3月,沙特国王与费萨尔王储间的博弈达到白热化,沙特王室的重要成员以及宗教上层逼迫沙特国王逊位,坚决支持费萨尔继承王位。走投无路的沙特国王被迫退位,流亡瑞士,费萨尔正式就任国王。这最终导致沙特成为该国唯一一位被迫退位的国王。1975年3月25日,时任国王费萨尔被其侄子穆萨耶德王子刺杀身亡,也是沙特王室内部围绕王位斗争的表现。尽管官方公布的原因称,穆萨耶德是为了报其兄哈立德在反对设立电视台的示威冲突中被费萨尔派去的警察射杀的私仇,但是众多媒体称,刺杀和费萨尔与第二任国王沙特的权力争夺有关。

王储是沙特王子争夺王位的关键步骤,因此沙特王室成员围绕王储同样展开了多次斗争。在哈立德国王时期,法赫德亲王担任王储,“苏得里集团”之外的所有旁支王子力推阿卜杜拉亲王为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副王储。在法赫德担任国王时,“苏里德集团”势力迅速膨胀,法赫德曾多次试图废除王储阿卜杜拉亲王。但是“苏得里集团”以外的所有亲王联合起来,集体维持阿卜杜拉亲王的王储地位,以抑制“苏得里集团”。阿卜杜拉继承王位后,阿卜杜拉在王储纳伊夫死后,撤消了他的弟弟拉赫曼的王储地位,替之以萨勒曼,第二王储则选择了非“苏得里集团”兄弟们中最年轻的穆克林。此举措具有明显遏制“苏得里集团”的意图。

在萨勒曼继承王位后,沙特王位出现从二代王子向三代王子过渡的趋势,围绕沙特王位继承的斗争更加激烈、更加频繁。2015年1月23日,萨勒曼发布命令,任命他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为副王储,在王位继承上居王储穆克林之后。2015年4月29日,萨勒曼废除王储穆克林,任命副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为王储,并任命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为副王储。2017年6月21日,萨勒曼又免去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任命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和副首相。更换王储的频率在沙特历史上前所未有,引起外界对沙特王室内部斗争和沙特稳定的担忧。

上述易储过程尽管看似平静,但是打破“兄终弟继”原则,显示出由二代王子向三代王子过渡的趋势。这在王室内部引发震荡不安。2015年9月4日,一封由沙特开国君主后裔发出的信件在王室家族内部流传,该信件的矛头直指沙特现任国王及其法定继承人,要求撤换国王、废弃副王储以扭转王室“逐渐丧失统治权力”的局面。各种关于王室内部政变的猜测更是不绝于耳。此次沙特“腐败案件最高调查委员会”以反腐的名义逮捕11名身居要职的王子,是否是政变一部分,目前还不得而知。

沙特王室继承制度不断完善

面对沙特王室内部复杂的派系斗争,沙特王室采取了一系列制度化措施,努力实现沙特国王继承的稳定有序。在伊本·沙特打败其他支系的挑战后,伊本·沙特规定,沙特王位继承只能由其儿子和直系子孙继承,并且规定了“兄终弟继”原则。同时沙特内部形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决策机构——王室长老委员会,其主要功能是为王室继承权提供合法性。

其次,1992年,沙特颁布《治国基本法》,首次以法律条文形式将继承权限定在“阿卜杜·阿齐兹国王的儿子及其后裔中的优秀者”,并赋予国王废黜王储的权力,同时规定具体人选还得获得沙特宗教领袖的认可。

再次,2000年6月,沙特王室将非正式的决策机构王室长老委员会制度化,成立了沙特王室委员会,这标志着沙特王室终止了传统的、非正式的方式。

最后,为了进一步规范确定继承人的制度,防止因继承人纠纷引发王室内耗甚至是政变,阿卜杜拉国王于2006年颁布《效忠委员会法》,由阿卜杜·阿齐兹的儿孙组成效忠委员会,负责遴选王储。2007年,由35名成员组成的首届效忠委员会成立,该委员会由沙特开国君主在世的王子们组成,已故开国君主之子的委员之职则由王孙担任。根据新的制度,国王提名王储,然后交由忠诚委员会投票决定候选人,“效忠委员会”投票决定沙特王位的继承顺序。效忠委员会制度是王位继承人遴选民主化和制度化的重要进步,有利于平衡王室各派的权力,确保王位继承有序进行。

2015年4月29日,萨勒曼国王废除穆克林王储,任命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为王储;2017年6月21日,萨勒曼国王废除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王储,任命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均得到“效忠委员会”投票同意。这在形式上维护了沙特王位继承的秩序性。

结语

沙特此次反腐行动逮捕包括11名王子在内的数十位沙特“皇亲国戚”“达官显贵”。无论此次反腐行动是出于推进过国内经济社会改革,还是塑造沙特廉洁、高效的国际形象,抑或打击王室其他成员的势力,巩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政治地位,此次激进反腐行动不仅打破了王室内部协商一致的原则,而且必然损害沙特其他王室成员的利益。

这必将加速沙特国内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政治力量聚集。如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政治力量通过“效忠委员会”威胁或者罢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政治地位,那么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反腐运动和其他经济社会改革将不得终止或者无果而终。但是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政治力量是否会利用“效忠委员会”罢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此次反腐运动是否造成沙特王室分裂,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随着王室内部血缘关系淡化、政治经济利益矛盾,沙特王室围绕王位继承的斗争不断激化。但是至少有两点因素有助于维护沙特王室团结和稳定。

第一,尽管沙特是君主集权制,但是沙特国王和王储的权力仍然受到沙特王室内部的“效忠委员会”、沙特大臣会议以及欧莱玛、协商会议制约。尤其是赋予国王和王储行为的合法性的“效忠委员会”,可以重新选任和罢免国王。当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反腐运动和其他改革措施危及沙特王室政体利益,或者超过沙特其他王室政治集团的忍耐限度时,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政治力量借助“效忠委员会”威胁或者罢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

第二,沙特王室内部有一定共识,即沙特王室必须保持团结一致,才能实现沙特王室对沙特政权的控制。尽管沙特王室成员超过5000人,但是能够争夺沙特王位继承权的王子只有沙特王室核心成员十几人。其他无力争夺王位的王子则凭借沙特王室垄断沙特政权,获取获取巨额王室津贴和经济利益。沙特王室自然形成共识,沙特王室垄断沙特政权,实现沙特政权稳定,是沙特众多王子的最大利益。因此沙特王室内部围绕王位继承权的斗争将是“斗而不破”的格局。这两点因素可以促使沙特王室稳定或可期。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